注册 登录
当前位置: 首页 >  同人 >  第三章:逐出家族

第三章:逐出家族

作者:木子二儿广隶

人气:69201

时间:2021-12-03

清风吹拂,天际上,一道黑影从墨家府邸上掠过,此人不是别人,正是欧阳羽。虽说欧阳羽体内没有灵脉,但他却有着过人的头脑,选择路线时已经提前勘察过无数次,所以此番路径极难被人察觉。墨酬房间中空无一人,此刻的他已经去往大厅庆祝。欧阳羽偷偷潜入,竟是没有被察觉,随后,他又立马蹑手蹑脚的展开搜索。“没有。”“这也没有。”“还是没有。”怎么回事?欧阳秋霸的分析应该是没有错的吧,此时,欧阳羽有着极大的疑惑,他不相信墨酬房间中没有墨家令牌。突然,房间外传来了窸窸窣窣的声音,欧阳羽当机立断迅速翻窗离开,他也知道欧阳子轩是不可能让他这么容易就拿到令牌的。“可恶,只能去墨韵涵的房间找找看了。”“啪!”墨酬房间的大门被一群人用力推开,这些人全都实力不俗,每一个都是中天境。“给我搜!”喊话的是欧阳家的第二个孩子,也是欧阳羽的二哥,欧阳旭名。“报告,没有找到。”“你说什么?!”欧阳旭名皱起了眉头,但他知道欧阳子轩是不可能骗他的。“小杂种,这次算你走运。”倾刻,所有人都渐渐离开。墨韵涵房间中,欧阳子轩和墨韵涵已经双目相对,他们彼此暧昧着,甜蜜的空气让旁人难以呼吸。“乖乖告诉我,欧阳羽为什么还没有死掉啊。”墨韵涵咬着欧阳子轩的耳朵冷冷问道。“其实我回到欧阳府邸,发现欧阳羽没有死掉的时候我也挺惊讶的,本来我其实想趁机杀掉他来着,可没想到他一个普通人正面受我羡天境一拳居然没有死掉,而且那时父亲又在家中,所以才……”“够了!”墨韵涵大喊一声,只听到这一声的欧阳羽瞬间被吓到了,但没过没一会儿欧阳羽又迅速平静下来。“哈哈,乖,刚刚人家是不是吓到你了。”墨韵涵轻声细语的贴着欧阳子轩说道。“其实也没关系,我感觉欧阳羽那小子其实是失忆了,不然你杀了他,他还敢跑回来参加咱们的婚礼,这不就是纯属找死吗,要是我,唯一能活的机会就是赶紧离开须凝城。”欧阳子轩说道。“也是。”墨韵涵淡淡说道,可他所担心的不是这件事情,而是欧阳羽临死前,墨韵涵为了能让欧阳羽死个明白,所以就告诉了他八年前,自己曾给他吃了数月的毒药的事情。这件事情若是让欧阳家知道,对于墨韵涵而言,后果不堪设想。再怎么说欧阳羽也是欧阳家的人,若是让欧阳家知道自己毁了他们百年一遇的天才,后果决不仅仅是杀掉墨韵涵一人这么简单。“他们在聊些什么啊。”欧阳羽打从刚刚就一直听不到低声细语说话的二人。他本来也不想来到这里的,只不过找不到令牌,他就会死!欧阳羽心里暗自期待,因为他根本不想在墨韵涵的房间中看到墨家令牌的身影。可偏偏,总是事与愿违。墨家令牌就直接放在房间中的一张桌子上,如此显眼,想看不到都难,而且令牌上面还大大的写着一个“墨”字。这一切都被处在窗外的欧阳羽看到,但他不知道如何才能把令牌拿到。欧阳子轩和墨韵涵都是具有灵脉且踏入武道之人,如果被发现,那可就是死无葬身。“怎么办?”欧阳羽无力了,这比他想象的还要艰难。夜已深,欧阳子轩和墨韵涵缠绵在一起,趁此时,欧阳羽感觉终于等到时机,他翻开窗户无声无息的进入房间。“咯噔。”窗户关闭时稍微弄出一点儿声响,但欧阳子轩和墨韵涵并没有察觉,只是以为风吹的声音。墨家府邸外围,此刻的欧阳羽已经远远离开了墨家府邸,红肿的眼睛再没有少年般的炯炯神情。他跑到须凝城的一处无人的拐角,随即抱头痛苦起来,因为,他之前所设想的结论,是正确的。就在欧阳羽进入房间时,他看到墨韵涵的壁橱上摆放着各种药品,其中有一种药是断魂散,当欧阳羽仔细闻味道时,他发现,此药,竟和八年前墨韵涵喂他的那个药,是同一个味道。他不相信,但眼前摆着的却是事实。“啊!~~”拐角内发出惨绝人寰的嚎叫声。第二天一早,欧阳羽回到了欧阳家的府邸中。只见到,欧阳家那些长老和一些仆人们早就站在了大门请侯。“墨家令牌呢?!”欧阳秋霸淡淡说道,已经准备好将欧阳羽赶出家族,也就是置于死地了。“哈哈,我就知道你个杂种拿不出令牌!”欧阳旭名对着欧阳羽嘲讽喊道。只听见“啪”的一声,欧阳旭名竟被欧阳秋霸用灵力一下子打飞出去。所有人都不明所以,但是欧阳羽却能看清。刚刚的那一声杂种岂不是连他这个老子都一起骂了吗?!你们在他背后怎么打怎么骂欧阳羽都行,就是不能损欧阳秋霸。“父亲?!”欧阳旭名神色张皇,虽然想问为什么,但还是没说出声,只得以乖乖的闭上了嘴。“令牌呢?!”欧阳秋霸的言语中带着一丝威胁,他早就迫不及待的想把欧阳羽逐出家门了,只是为了保全欧阳家的名声和他自己的面子,所以不能做的太过决绝,可如今,十六岁已过,他这个儿子彻底只能沦为废物了。“想要令牌?好!我给你!”说罢,一个墨绿色的令牌就从欧阳羽的手上丢出,周围人全都目瞪口呆,因为他们根本不相信欧阳羽能从如此戒备森严的墨家府邸中偷出东西来。此时欧阳秋霸也愣了一愣,他根本想不到这小子还真能做到,但他却并没有放弃驱逐欧阳羽出家门的想法。“好小子,竟然敢拿一个假令牌来骗我!”“假的?”周围人这才回过来神,他们也不相信欧阳羽还能拿回来个真的,这个令牌一定是他仿造的。“滚出去,滚出去!”浩荡的声音此起彼伏,每个人都不想把这么个废物留在家中白吃白喝占用资源。可他们都不知道欧阳羽所承受的苦难,白吃白喝?欧阳羽每餐都是吃的剩菜剩饭。占用资源?何曾让他这个少主用过一件资源?连衣服都是他一件破布一件破布的组合起来,但他手艺高超,连旁人都看不出来这是一张张破布。欧阳羽早就深知此等结果,但他还是抱有仅存的一丝希望来这里尝试。“不用说了,我走!”简单的声音响起,虽然微小,但却能使每一个人听到,他们的心中全都暗暗发喜,唯一的失望就是不知道以后还能欺负下谁。“滚就滚吧,以后千万别回来了,就算你哭着求我们,我们也不会搭理你的。”欧阳旭名坏笑着,如果欧阳子轩在场,肯定比他骂的更难听。失落的落魄身影从欧阳家府邸走出,此刻的他心中暗自发誓:“倘若有一天能让他卷土重来,他必将曾经羞辱过他的人百倍偿还!”“混蛋!”欧阳羽不禁爆了一声粗口,随即就消失在人群之中。三日后……客栈外传来一声声哀嚎,此刻的欧阳羽满身污泥,头发蓬松,完全没有少年的姿态,只剩下一副沧桑。三日的时间里不吃不喝,每一天都换一个地方拿一个破碗待着,期间遭受很多人的暴打,每一个都想要置他于死地;没有理由,没有令法,想打就打,因为他们的拳头大,武道世界,弱肉强食,弥灵大陆就是这般残忍,也是欧阳羽这般痛恨。但他拿着破碗待着并不是乞讨,而是借用,有借自然就有还。他所摆着的破碗前方写着一行小字,“今日落魄至此,无可奈何;但请给我三年,给我三年时间,三年后我必将崛起,前来报答!”来往之人,全都先在他的身上游离一会儿,然后就鄙夷的离开。只因为他没有灵脉,若是在武道世界中没有灵脉,只能被人欺凌,还指望什么报答吗?!“啪嗒!”就在此刻,破旧的脏碗中突然有一块上品灵石落下。这让本已经彻底失去希望的欧阳羽再次燃烧复起,而当欧阳羽抬头看看究竟是谁帮助他时,他变得更加惊讶。“竟然是她?”欧阳羽张大了嘴完全不敢相信,此人竟是和欧阳羽在后厨接吻的那名少女。欧阳羽根本没有想到,自己竟还能被人搭救,搭救一个没有灵脉的废物。“嗯,你的这行字很有骨气,三年的时间是吗?好啊,我等你!”好啊,我等你。这句话落下时不要提欧阳羽内心的触动究竟有多大,当时的心情说是热泪盈眶都不为过,可是男儿有泪不轻弹,欧阳羽始终红着双眼但却不曾落泪。此刻,欧阳羽眼神盯着沐灵曦迷离着,眼前的少女注定是值得他用一生去守护的人,三年,三年的时间够了!他绝不会做一辈子的弱者。“嗯?你的身上好脏啊,快跟我进来洗洗。”跟我进来洗洗,十六岁的欧阳羽不禁脸红了一下,随即又暗淡了下去。“我在想些什么。”欧阳羽忍在心中,俏脸一红。不过话说,刚刚是因为欧阳羽肮脏的样子才没有被认出来,如果洗完之后她发现此人就是在后厨亲她的那个人,又会有什么精彩的表现。步入客栈,周围的目光全都向他二人聚集,一个是美丽动人的少女,而另一个却是肮脏无比的乞丐,并且少女的美丽玉手竟还拉着这乞丐走了进来,这又让别人对欧阳羽俞加厌恶。少女拉着欧阳羽走到了客栈二楼,一楼周围的所有人都齐刷刷的把目光放在那两人身上。“二楼?”周围人的目光着实吓了一跳,客栈的二楼可是一枚中品灵石的价格才能住一天啊,真不知道那个乞丐究竟是走了什么狗屎运了。进入房间,少女带着欧阳羽来到浴室,细心解说了浴室的使用时便关上了屋门,走到客厅修炼。欧阳羽还是头一次在这么繁华的地方里享受,身心的太多疲劳逐渐化解开来。“从天境,突破了!”少女心头一喜。踏入从天境便可以通往更高的修行之路。在从天境往后,每一重天就会有九个小分段,目前少女的分段就是从天境一段。“咯咯”浴室的房门逐渐打开了,此时的欧阳羽也洗完了,浴室内传来一股雾气,氤氤氲氲的雾气环绕在出浴的少年左右。“好帅!”少女轻呢一声。“你刚刚说了什么?”欧阳羽带着疑惑的问道。此刻,少女抬起头突然从欧阳羽的脸上看到了熟悉的样子。“你,你是……”少女激动的说不出话来,不过这激动是想要打死欧阳羽的激动。“欧阳羽!”少女大喝一声。“呦,好久不见了,沐灵曦!”欧阳羽轻描淡写的回答道。“你个色狼,我杀了你!”沐灵曦在脑海中突然想起后厨被吻的那副画面,手上的灵力骤然凝聚起来,若是这一掌打出去,身为普通人的欧阳羽绝对是挂掉了。“啊,冷静,冷静啊!我不是故意瞒着你的。”欧阳羽真担心一个不小心眼前的少女就会把他杀了,现在的他的确与废物无异。“你还有什么遗言就赶紧说吧!!!”
<<上一页 下一页>> 回目录
书评区:
莫愁前路
苏庭为真仙矣,又有魔莲之助,能与道元仙尊争锋,威无匹,而今天地间。,
浊风蚀月
方乾元固亦得,服退,于苍云宗言,非是奇事。
杀掉沙雕
其界中,大者凶兽都感到一种奇特之气始漫,皆始经此一气之定试。
洪泱
从外面看,此家庭除大点外,无特殊之。
Y三石
故入道亦有层高,大抵入道,也道皆浅,较弱。甚至欲洁神为仙都难。
熊小X
又许伟,袁语熙,王宜欣,及林飞与萧凌之粉丝亦被林飞此一城惊住了。
阳关大道
三十而立,开宗立遣;二年少宗,虽武复甚,终不积足,自己练行,教则失火
青墨留殇
被激至矣?姜怀心呵呵笑道,不过,笑容犹带不胜其苦。
空穗
大长老爱徒切,顾愕之色,心中一急,亟引手扪其顶安朋,
最靓的猪
其一足足比常人大了三圈的胖脸上露出一丝笑穷之矣:即我始之议矣!
左岸七夜
然贺星辰之邋遢模样已成宋希其本则无以察其色矣,故宋希不知贺星已怒,
Y三石
仙村内有数十名武者村民,在海妖兽潮后获足之勋赏,服气丹为修士。
您好,请登录!   免费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