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当前位置: 首页 >  同人 >  第一章:龙皇转世

第一章:龙皇转世

作者:木子二儿广隶

人气:69201

时间:2021-12-03

平静的夜空上缭乱几层乌云,明媚的金黄圆月恰好被阴云遮挡住面纱。只听到遥远的天际上忽然传来一声龙鸣,整个苍穹间都微微动荡起来,龙吟之声响彻在天地,震散了层层氤氲,璀璨的星辰骤然从一方的黑暗中迸发出来,满目的天际上闪耀着金色的光辉,但却在另一角映着格格不入血色圆月。只见弥灵大陆上划过一颗流星,但这流星的速度非常快,眨眼便至,所以能够看到这颗流星的人并不多,仅仅只有一些域王境的修行之人看见。涅天城内,老者惊讶的神色突然变得慌张,随即脱口而出道:“命运之子降临,承载天命,以示天罚!”“什么?!”老者周围的人全都压抑着脸色,思考着,踌躇着,再不作出声音。就这样安稳度过十六年后,须凝城……“死,死人了,死人了啊!”只见街上一男子发现这骇人的一幕,突然大声的惊叫起来。“闭嘴!再多说一句我连你也杀!”那女子蛮横娇纵,抬头就瞪了刚刚大喊大叫之人一眼,双目的寒冷冰锋丝毫没有觉得杀人的过失,仿佛双手早就沾满了罪恶一般;此人乃是墨家嫡女墨韵涵。“我……”那男子刚想要说些什么,瞬间一道魅影闪过,还没等那人反应过来,便已经失去了生息。“你们难道也想死吗?!”墨韵涵凌厉的双目看向来往的行人,没过一会儿,所有人立马跑的无影无踪,再望这偌大的街道,却仅有两具尸体而已。拍了拍罪恶的双手,墨韵涵头也不回的直接离开,空中飘散的媚香充斥在大街小道,此时的须凝城好似笼罩着一层紫色的薄雾。就在此刻,一具尸体上,带有血迹的手指突然轻微触抽动了一下,紧接着,两只紧闭的双眼骤然睁开,迸发出耀眼的金色光芒,金色的光辉转瞬即逝,暗淡下来时,又好似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再度放眼望去,那具冰冷的尸体上,左边的胸口隐隐怦跳起来。傍晚……“我这是在哪?”欧阳羽睡眼惺忪的站起,也不知刚刚究竟发生了些什么,就在踉踉跄跄的刚要行走几步时,突然有个什么东西绊倒了他,欧阳羽艰难的睁开双眼,就在他发现自己的面前是一副死相难看的尸体时,立马吓得连滚带爬的向后跑去。“这,这是什么鬼东西啊!”欧阳羽惊恐着,朦胧的双目骤然瞳孔张开,还记得他原本是在清晨来这里向墨韵涵表白来着,可自己怎么会昏倒,而且醒来时还有一具尸体在身边。欧阳羽不解,也不想再去理会,欧阳羽捂着愈加疼痛起来的头颅,脑中的记忆飞驰闪过,但却只有一些模糊的记忆片段。“话说自己在昏倒之前,墨韵涵究竟说了些什么啊?”欧阳羽在记忆中依稀记得一副嘴角上扬的邪魅面孔,和玉唇不停张合的酥麻声音,但墨韵涵究竟说了些什么话,做了什么事,欧阳羽完全记不起来了。“唉,不管了,先回欧阳家再说吧。”欧阳羽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缓慢地赶回欧阳府邸。墨家府邸内……“呵,那傻小子终于死了啊,这几年陪他演戏可真是累死我了。”墨韵涵淡淡说道。“是啊,有这么一个废物的弟弟,就连身为哥哥的我都觉得耻辱,你把他杀掉,此刻我简直是感到大快人心啊”说话的另一人乃是欧阳家的长子,欧阳子轩,同时也是欧阳羽的亲哥哥。“呵呵,你要是知道你所说的所谓废物如果是难得一见的天才,真不知道你该是何表情。”墨韵涵在心中冷笑道。原来早在八年前,墨韵涵就已经发现了欧阳羽的灵脉有隐隐开启之兆。开启灵脉,则就可以踏入武道大门,从而开始修行,修行之路多艰险困难,此行,则为逆天。欧阳羽能够开启灵脉,对于墨韵涵来说本不是特别稀奇,只不过欧阳羽在开启灵脉时,一道龙吟之声响彻云霄,随后,整个天地间都有所微微动摇。“此子必须死!”墨韵涵思考过三,想要在欧阳羽开启灵脉之前杀掉他。但还没等她动手,欧阳羽就已经因为脱力而昏厥过去。这时的墨韵涵随手从桌上拿起一把剪刀,就在手起刀落的一刻,她的手悬在了空中却并没有落下。“再怎么说欧阳羽也是欧阳家的人,如果就这么直接死了,岂不是会掀起墨家和欧阳家的生死风波?”“墨家和欧阳家同为须凝城的两大势力,如果真要打起来,谁输谁赢还不好说。”只是没想到年龄仅九岁的她心思竟如此缜密,简直可怕的令人发指。于是,在欧阳羽醒来后,墨韵涵装作乖巧可爱的样子端来一碗药水,当她看到虚弱的欧阳羽喝下药水时,心里这才长舒一口气,背地里却露出了阴狠的笑容。没错,此药并不是安神液,而是,断脉散!断脉散,顾名思义,就是一个能够断绝一个人的灵脉的阴邪之物。之后的时日里,墨韵涵每天都来送药给欧阳羽喝,就算欧阳羽其实第二天就已经好的差不多了,但还是一直来送,欧阳羽也不忍心拒绝,每一次来都会当她面喝下,这也让欧阳羽对墨韵涵的好感日益增加。在那之后,墨韵涵和欧阳羽可谓是两小无猜的青梅竹马,甜甜蜜蜜,情投意合,招得很多人的羡慕与嫉妒。“我说,如果欧阳羽根本没有死怎么办啊?不知怎么,我的心总是躁动不安起来,而且在场的很多人可都看见我亲手杀人了。”墨韵涵依偎在欧阳子轩怀中装作慌张的样子说道。“放心,你都亲自动手了,那小子再怎么也会死透了,至于那些看到的人,我会让他们闭嘴的。”欧阳子轩左手搂着墨韵涵,趾高气昂的淡淡说道。“可是人家的心总是不安嘛。”墨韵涵装作楚楚可怜的样子,莫说欧阳子轩,任何一个男人看到这花猫般的撒娇都会心疼。“罢了,那我就回欧阳家看看好了吧。”欧阳子轩站起身来,一步步向墨府大门走去。“你真好!”墨韵涵同样站起身来,用酥麻的声音刺激着欧阳子轩,就在欧阳子轩彻底离开时,墨韵涵嘴角勾勒起阴暗的标志性微笑。片刻后,欧阳羽回到了欧阳家府邸中。“杂种!想不到你居然还真的没死!”欧阳羽刚一进门,就听见耳畔传来了刺骨的声音。“没死?什么意思?难道我已经死过了吗?墨韵涵?”欧阳羽心中有些猜想,却并不敢确定。“杂种,我和你说话呢!聋了吗?!”说话之人正是欧阳羽的大哥,欧阳子轩。“大哥……”欧阳羽对着欧阳子轩轻声说道。“说了多少遍,不要叫我大哥,我没你这个废物弟弟!”欧阳子轩暴戾喊到。欧阳羽缄默下来,也不再去理会欧阳子轩了,转身就向一处偏僻腐烂的房屋走去。“哼!你果然是个杂种,真不知道父亲怎会和那种女人有了你。”“你找死!”这时的欧阳羽再也忍不住了,别人怎么说他都行,唯独不能提及他的母亲,这是他的逆鳞;龙有逆鳞,触之必死!一拳打过去,不过是普通人的水平,没有任何灵力的基础加持。“嘣!”一声巨响过后,欧阳羽直接被欧阳子轩的灵力震飞出去,此时的欧阳羽再次鲜血淋淋。这就是强者,对于真正的强者,没有任何还手之力。“可恶!”一口污血喷出,欧阳羽但还是攥紧了拳头。“住手!”屋内传来一股强大的威压,举手投足间就有一股无形的霸气,这正是从天境的实力,欧阳子轩不过才羡天境。武道自然有武境,每一个境界可谓是天壤地别,武境共有九重,分别为:中天境、羡天境、从天境、更天境,晔天境、廓天境、咸天境、沈天境、成天境。此乃九重境,也为九重天,破一层一逆天,武境之上还有神境,不过那已经是传说流传,并没有人见到真正的神境之人,虽听众人说弥灵大陆的涅天城内曾有人达到神境,但也仅仅只是到达域王境,处于神境的最底端,在此之上还有更多境界,这对于三千底层世界的我们根本不得而知。“父亲。”欧阳子轩毕恭毕敬的喊道,没想到父亲此时竟然在家里。只见那男子从屋内一步步走来,转眼就来到了欧阳羽的身边。“废物!”话音落下时,欧阳羽的脸上再度抹现了杀机,可他深知自己无能无力,便将怒火强压在心中。欧阳秋霸也十分厌恶自己生的这个儿子,但再怎么也是他亲生的骨肉,若是直接杀掉或是直接逐出家门,那么在须凝城内,欧阳家可就会因为言论而寸步难行了。欧阳秋霸,是欧阳家的家主,也是欧阳羽和欧阳子轩的父亲。欧阳子轩慢慢走到欧阳秋霸身边,俯下身毕恭毕敬的贴在欧阳秋霸的耳朵上开始悄悄诉说起来,他是知道的,他知道欧阳秋霸是究竟有多厌恶欧阳羽。欧阳秋霸耐心的听完欧阳子轩想法后,突然哈哈大笑起来。“好,就这么办!”欧阳子轩作揖奸笑着,欧阳羽自然也明白他俩人已经串通一气。“欧阳羽,不要说父亲没给过你机会,现在父亲我给你一次选择。”“选择?”欧阳羽这时冷笑一声,心里暗暗说道:“我还有选择吗?如果不是碍着家主的面子,我看你早就一脚把我踹出家门了。”“没错,给你一次选择,如果你能趁着欧阳子轩和墨韵涵完婚的当晚把墨家的家族令牌偷出来,我就不再追究你出手打欧阳子轩的事情。如果你没做到,那就自己滚出欧阳家。”“呵呵,我打他?”又一声冷笑,欧阳羽便不再辩解什么,满身的血迹弥漫在空气中隐隐有着铁锈的气息。其实他自己是知道的,刚刚普通人的一拳完全不可能伤及欧阳子轩,但他依旧不会选择懦弱,只因母亲二字在欧阳羽眼中是一个非常特别的存在。“墨家令牌在什么地方?”欧阳羽强忍着身体的疼痛开口问道。“据我所知,墨家家主墨酬一直把墨家令牌放在他女儿墨韵涵的身上,所以我猜测,结婚当晚,墨韵涵极有可能把令牌藏在墨酬的房间中,如果墨韵涵交给墨酬随身携带着的话,结婚当天肯定会惹到许多人神秘强者的注意,实在太过危险。”欧阳秋霸分析的有理有条,但对于欧阳羽来说,能不能接触到墨酬都是个问题,还期望找什么令牌吗。“好,我去。”欧阳羽对其喝到,其实他想不答应也不行了,这次的选择,根本没有第三条选项让他来选。“好!”欧阳子轩和欧阳秋霸几乎同时说道,他们好像已经迫不及待看着欧阳羽出糗的样子了。“哼哼,欧阳羽,既然墨韵涵没把你杀掉,那你就给我老老实实的滚出欧阳府吧。”欧阳子轩猥琐般笑着,他早就安排好了一切,只要欧阳羽敢去偷东西,他就让提前安排好的人去抓个人赃并获,此时再由欧阳家举报,将欧阳羽推出去,完全赖不到欧阳家的头上。但这时候的欧阳羽肯定会被墨家处罚,虽说其刑罚也不过只是千篇一律的直接杀掉,或是被逐出欧阳家族,可无论是哪一条对欧阳羽来说都是十死无生。因为欧阳羽现在仅仅只是一个普通人,连灵脉都没有,更何谈其修行,在强者为尊的武道世界中,走出去欧阳府的庇护根本根本与死无异。欧阳子轩明白,欧阳羽更明白,如果连这个套都看不懂,他又岂能手无缚鸡之力的活到今天。其实偷不偷令牌什么的都已经无所谓了,只不过,如果他做了选择,就必须要参加欧阳子轩和墨韵涵的婚礼。看着自己的挚爱和别的男人走在一起,想想都觉得刺激,只不过,为什么眼泪却依旧还落个不停……
<<上一页 下一页>> 回目录
书评区:
嘉佳是个带恶人
以吴辰之为,可想而知,三个黑衣人但为吴辰为衣。
听日
飞魂涧一战,日楚大众为攻,慎之陈元龙将,复退保稽北城,遣浚谍谍,
撒娇的野狗
然必抢出己品秩之,减其秩之本形不为之灵脉,
云外绯想天
既前之定要对着慕容宗政,其为败也不悔。
香辣小龙虾
原来如此凌春惊魂初定泥手抚胸中,但沈石色,则颊绯红,嗔道:都怪你也。
布川鸿内酷
一股烈之燥味出于谷,明明无比空者温见,然只在惜春眼眶里有深红彩老者同,
万物皆可作
血崩飞雾,七八名修者瞥然送命,连尸首都无遗。后余二名修者面色煞自比,
星云之彼端
不过,太初乐全子,既有此大缘乙,则成全之,使与界树合。
持剑定衡
咳咳。我也再嗽,觉有热者脸蛋,深吸之气:我亲汝之。因,
魔性沧月
《首楞严经》三十卷,《恩意经大集四十卷,《决经》四卷,《藏经》二卷,
笑着的萨摩耶
后之月日,左非白都过得优游,盖为门户之事。
冷月天下
此刻虽是莲生心亦腾起了一种能感,其力已邻造物,以大雪山之力或可如造物,
婉言
林在天毕,深吸一口气,少调之下也,亦不暇问霞,则一步入了宫内。
您好,请登录!   免费注册